不可能造假

2020-11-21 17:59

武汉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,两名城管队员在“体验式执法”过程中,所购商品费用均出自个人。然而,当被问及摆摊33天总共花费多少钱用于购置货物,最终是否有盈利时,当事人之一杨希表示,她负责记录账目,但没有统计过进货花费,更不知道到底赚了多少钱。

身为辖区执法人员,摆地摊不怕被人发现吗?另一位当事人桂文静回应称,自己所负责的片区为武汉市友谊大道沿线,而摆摊地点多为徐东大街等插花地带。桂文静坦言,在执法过程中,摊贩与城管的关系就像“老鼠见到猫”,体验过程中通过与这些商贩的接触,了解他们生存环境后,希望能改变过去执法方式,探索出一套疏堵结合的管理规范。

摆摊33天,不知购买货物花费多少钱,更没计算过盈利收入。武汉两名摆摊城管18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,面对记者质疑,两人的回答让人出乎意料。

叶志卫称,从“眼神执法”、“举牌执法”、“鲜花执法”,到这次的“体验式执法”,只不过是武汉城管部门创新执法形式的尝试。(完)

近日,武汉城管白天执法,晚上则变身小商贩摆地摊的消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武汉市城管委此后回应称,两名城管队员利用下班时间在辖区内当小贩摆摊,意在通过“换位思考”,深入了解小贩们的实际情况,系“体验式执法”,并公布部分两人摆摊期间的“体验日记”。

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18日组织两名参与摆摊的城管队员讲述摆摊经历和感受。发布会现场,一名记者就“事先是否想过会被报道,有无策划成分,报道当天为什么不回应”等问题提出质疑,当事人都未作回答。

“城管摆摊”事件持续发酵,不少当地民众从最初的“同情生活困难城管队员”,转为“质疑城管刻意策划炒作”。对此,武汉市城管委新闻宣传负责人叶志卫否定“作秀”说法。他表示,两名城管队员写的“体验日记”详细记录了摆摊经历及周围环境,不可能造假。